想和头像一起睡觉

【乱安】一个简短的学院paro

*非常ooc,全是自我妄想出来的产物


*我流人设,我流学pa


*很短,大概还有后续,只想推广下南极xie jiao


朋友们双推理作家组真的很好嗑不来一发吗




01.


新生入学的时候,总是面临着选择社团的困扰。


安吾却是他们中的异类。


怎样都无所谓——反正无论进了什么部,最后都无一例外地会变成归宅部。随心所欲地翘掉部活已经成了定番。


于是,在空白的申请表上,用潦乱的字迹写下了“请让我加入人数最少的社团”。


这就是一切不幸的开始。安吾盯着推理研的天花板,不无忧郁地想。


*


推理研的确是人数最少的社团。除了面前这个笑的令人毛骨悚然,透过镜片反复打量着他的社长外,只有像松O清张,横O正史这样尚未实装的幽灵部员。


……所以归根结底只有两个人吗?!


社长收起了他那宛如深渊恶魔般的笑容,愉快地拍了拍手。


“欢迎加入推理研,永远也猜不中凶手的坂口君。”


*


“收起那个前缀。”说实话,安吾有点头疼。他并不擅长应付这类人,精神病患都比乱步来的亲切。


而且,他也不知道乱步是从哪听来的这个谣传——新晋推理作家坂口安吾,从来没有猜中过推理小说的凶手。


虽然也不完全是谣言,但是经由乱步之口说出……啊啊真是让人火大。


“呼呼,我是觉得很有意思哦,坂口君?”维持着一贯的微笑,乱步偏过头,用某种混含了惊奇的目光望向他。“与常人不同,你猜不中凶手,是因为思维过于跳跃吧?”


“哼…这么显而易见的事,不用你说。”安吾避开他的视线,径直走到门边。在他拧动门把的瞬间,听到了乱步低声的自言自语。


「那就创作一部连我也猜不出凶手的推理小说吧。我期待着这部杰作的诞生。」



02.


“我想申请退部。”


像往常一样,进行着三人的秘密夜谈时,安吾突然没头没尾地说道。


太宰和织田停下了先前的话题,齐齐地转向他。


被两道担忧的目光注视着,他清清嗓子,不自然地开了口:“也没发生什么,就是和社长合不来。”


“诶……”正在沉迷文学社社长的太宰显然不能理解他的苦恼,夸张地叹了口气。安吾见他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像是正在酝酿话语,直觉形势不对,抓起枕头向对面砸去。


“消停点,全世界都知道你是芥川迷弟了。”


太宰抱着枕头,一脸委屈,呆毛软软地趴了下来。织田深谙他们的秉性,吵起来怕是没完没了的车轱辘,赶忙帮着打圆场。


他的两个室友可能是有毒。晚上熄灯后,一个吹芥川,一个吹三好,怕是不想让他睡觉。


或许该把更换寝室的事情也提上日程了,安吾想。


*


虽说认真考虑过要退部的事,最后还是留了下来。并不是因为偶然撞见社长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部活室里自己下棋,绝对不是的。


安吾擅长下棋,也喜欢这类充满逻辑的脑力活动。就像推理小说,条分缕析,抽丝剥茧,最终让幕后真凶无路可逃。这点上,乱步大概和他有着共鸣。


……但是有没有人告诉过乱步,别在对手思考的时间里喋喋不休地发出噪音?


别企图用这种方法取胜。安吾盯着战况激烈的棋盘,凝神聚气,努力忽略掉耳边深情背诵着爱伦坡名句的乱步。


*


作为年级部的教导主任,夏目漱石的日常工作十分繁重,还要负责监督社团的财务状况。他从数据库里调出一份账单,对着屏幕皱了皱眉。


“龙之介,算上这届新生,推理研只有两个人吧?怎么花掉这么多经费?”


被抓来帮忙的芥川从堆积如山的文件后探出半个脑袋,两根植物叶片似的呆毛抖了抖,像个从冬眠中醒来的盆栽。然后,这盆蓝色植物慢慢地转向夏目,犹豫着开口道:“老师…那不是用于社团活动的,而是用来修理社团教室的费用。”


夏目老师突然无比真切地感受到了他和年轻人之间的代沟。这世界上,会打起来的不只有猫派和狗派,甜党和咸党,还有爱伦坡厨和阿加莎推。




【TBC】

评论(18)
热度(38)

© A氏的河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