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头像一起睡觉

[Fate×文アル] 愚者之书

*一个有病的Fate paro。准确来说是FA(。

*非常OOC,包含大量私设和自我妄想。

*主cp芥太,其余分章预警。


01.


我推开门的时候,佐藤老师已经等在那里了。像是等了很久,指旁的烟灰缸里也落满了细密的烟灰。我掩好门走上前,唤了声先生。


佐藤老师并没有回应我。时钟塔的讲师保持着沉思的姿势,越过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望向窗外。


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那里只有压抑到令人窒息的阴沉天色,望不到边际。


佐藤老师像是进入了自己的世界,但他终于还是从旁若无人的空茫之境回到了现实。


“来了啊,太宰,”老师这么说着,熄灭了指尖的烟。一点零星的烟火短暂地闪烁了一下,很快就消失不见。


“决定好了?”他用与平日里催我交书面作业时别无二致的口吻问道,就像吃了一块巧克力那么稀松平常。


我知道他想问些什么,只能默默点头。在这件事上,我从来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作为正逐渐没落的贵族后裔,体内封存着家族的魔术刻印的我,被卷入了这场即将开幕的圣杯战争。我那想要平和度过余生的希冀,也在这样的事实面前变得支离破碎。


佐藤老师大概是猜测出了一些模糊的信息,这个正站在他眼前,翘课次数足以载入史册的学生,将要走上真正的战场。


他又要为我胃痛了,不知道这个月的胃药还够不够用。我毫无诚意地内疚了片刻,便把这事抛诸脑后。


“无用的劝诫就免了。我有自己坚持的事物,或者说,是身为魔术师的愿望。”


为了这个愿望,我可以暂且埋藏起对于把自己改造成工具的家族的怨恨,可以暂且放下对于接触同类的恐惧,来到这座比起学院更像囚笼的时钟塔。


那是于我而言的“根源”,仿佛能证明我的一切存在价值的,至高无上的荣誉。


而这份荣誉被冠以了那个男人——我的神明的名字。因此,无论如何都想得到它,哪怕是借助了实现胜利者愿望的万能之器。


这正是我参加圣杯战争的目的。即使不被佐藤老师所认同,它也是我仅此唯一的愿望。



*


面对着向前踏出一步的他,我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


男人仿佛是凌驾在意识之外,跳脱出一切常识的,无法被轻易衡量的存在。


暗蓝色的蝴蝶停在他的披风上,绚丽的蝶翼抖落着幽幽磷光。


下一刻,这只蝴蝶轻巧地挥动双翼,掠过我的面庞,径直飞往我身后幽深迂回的走廊,消融于黑暗之中。


蝶魔术。是着眼于转变生物类型的,可以称之为异端的魔术。


而男人维持着高深莫测的微笑,用宝石点缀的手杖轻敲地面。


“是否可以跳过无趣的自我介绍?循规蹈矩的社交礼仪之流实在庸俗不堪。”


“江户川乱步先生,”我试着喊出他的名字,抑制住想要返身离开的冲动。佐藤老师把接客这等重任交给我完全就是强人所难,不擅长接触他人的我,仅仅是站在这里就耗尽全身力气了。


“哦呀,是佐藤桑的内弟子吗,”男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口中说着揶揄我的话语。“能让佐藤桑每月摄入过量胃药,也是一种才能呢。”


本想辩解佐藤老师门下弟子三千,怎么罪魁祸首之名就坐实到了我身上。转念一想,我自从入学以来确实给老师添了不少麻烦,只能放弃争辩转入正题。“您能从阿特拉斯院赶来,就证明情况已经不容乐观……”


“局势已经紧急到让阿特拉斯院和时钟塔连明面上各自为政的架子也不用摆的地步了,”明明说着可怕的话,面上却还是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不禁让人怀疑其中有几分真假。“虽然我是来找佐藤君商量对策,不过和他的内弟子先明说了也无妨。你也是这次圣杯战争的御主之一吧?”


唔。佐藤老师一定事先和他透露了什么,不然仅凭见面后短短的数分钟,绝不可能推理出如此庞大的信息量……


“是推理哦。”男人敏锐地捕捉到了我眼底的惊讶,他扶了扶那顶礼帽,继而道:“不过,这场战争,不能被归类于通常意义上的,魔术师们为了得到圣杯实现愿望而互相争斗,展开厮杀的那种战争。”


“什……”因为过于震惊,我的大脑放缓了运转,努力理解着男人口中的每一个字。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圣杯战争,那又是什么……


没待我从混乱的脑海里得出更为清晰的结论,身后就响起了渐近的足音。


“想欺负我的弟子还是算了吧,”佐藤老师扶着我的肩膀,一脸胃痛的表情。“他可是问题儿,没理由乖乖站着让你恶作剧的。”


男人遗憾地叹了口气,似乎玩得并不尽兴。“佐藤桑来的太早了,我可是很想向一无所知的御主说明这场脱离轨道的异常战争哦?”


“在商讨出正确的对策后,我会亲自告诉他。”


然后,像是为了将怪人从我身边带离一般,佐藤老师加快了前行的脚步。



*


看着镜子里稍显浮肿的脸,我叹了口气。近些日子忙得不可开交,除了日常的课业,还要留下来完成额外的魔术训练。如此一来,本就稀少的睡眠时间,更是被压缩的所剩无几。


说到底,我也只是个抱着虚幻的愿景,懵懂地踟蹰在界线上的愚者。与阿特拉斯院那位炼金术师的短暂会面让我无可抑制地焦虑起来,对于即将到来的战争而一无所知的我,仅仅连生存下去都会变得困难。佐藤老师也不知道是出于怎样的考虑,一直没有把真相告知我,这异样的沉默反而加剧了我的不安。


于是,我没花多少时间就做出了决定。给传承科那位德高望重的「君主」写信,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希望得到他的帮助——这是一个略有才能的普通学生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的努力。幸而这封信并没有石沉大海,几天以后,我收到了镶着精致印花的信封。


「君主」回信说,他愿意为我解答那些困扰着我的问题,作为对初次参与圣杯战争的时钟塔学生的帮助。我深吸一口气,把指定的时间地点读了三遍,小心地叠好信封。


就是今天了。关于我想知道的真相,这场战争的特殊之处,那位被诸多后辈仰慕着的「君主」一定会向我仔细说明吧。


对着镜子系好领带,让学院制服变得更整洁,我关上门,走下了螺旋楼梯。虽然对于自己的着装品味有着绝对的自信,但是在正式场合,果然还是万能的院服更合适吧。


等到达传承科的教室时,与想象中大相径庭的是,那里并非一幅人满为患的光景。三五成群的学生们稀稀疏疏地分布在空空荡荡的教室里,空缺的座位多到刺眼。我惊异地望向讲台上正在画着繁复图样的讲师——或者说是「君主」。像是对眼前的情况习以为常,「君主」毫不在意地继续讲着课,而真正在听课的学生似乎寥寥无几。


由于科系差异形成的隔离,我自然无法听懂传承科的课程。尽管如此,出于礼貌,我还是尽可能精神地坐在位置上,不让自己像周围学生一样随意地睡过去。终于挨到课时结束,学生们纷纷像如蒙大赦般从教室离去,而「君主」低头收拾着讲台上散落的书卷。我远远地看着他,突然涌起一种难言的感觉。与那群忙于派阀斗争,自大傲慢而目中无人的贵族不同,传承科的「君主」显得随和亲切,温文尔雅的学者气质在这座被权力侵蚀的学院里是如此格格不入。


就像一个突兀的异类。这样的想法直到我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喝着红茶时也没有打消。


“很遗憾,我不是一位合格的教师,”「君主」夏目先生说着,露出有些寂寞的表情。“培养徒弟要另当别论,总之单纯地教授知识还是有所不同的。”


我正想着怎么反驳夏目先生的自我否定时,他却率先开始了正题。“你写信给我,是想知道这次圣杯战争异常在何处吧?”


“具体来说,这不是一场七对七的战争。”


“!”突如其来的真相让我几乎停止了呼吸。在我的认知范畴内的某些东西,正慢慢分崩离析。


而后,不给我思考的时间,夏目先生继续说了下去。


“很少有人知道的是,大圣杯也存在着为了应对突发状况而启动的「预备系统」。如果在战争开始前,七位御主全部被同一方的势力统一,那么预备系统就会开启。”


“而这次的七位御主……是指在时钟塔的参战人选敲定前就出现的七位御主,不巧全部来自与魔术协会的敌对战线。”


“这些人中有曾经从时钟塔叛出的魔术师,都是相当危险的人物。他们盗取了沉睡在地下的圣杯,也触发了预备系统这一特殊机制。圣杯调整了令咒的分配,使得来自两方势力,共计十四组御主和从者的同时存在成为可能。所以,身为维护秩序的魔术协会一方,我们必须凑齐七名御主准备应战——”


解说的话语到这里就戛然而止。身后紧闭的门扉被突然打开,没有任何预告,身着华丽羽织的金发男人不期而至。


“申请已经递交了,你也好菊池也好,这类麻烦事别再丢给我。”


就只是扔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又像从未出现的幽灵般诡秘地消失了。




*


君临于时钟塔顶点的贵族们,拥有着支配学院的绝对权力。而面前这位神情冷淡的青年,就是受到出身三大贵族家系之一的菊池先生所器重的弟子。


“老师让你把资料送过来吗,辛苦了。”这么说着,连一秒都不愿停留,青年就要转身离去。


“不……还有些事情想问你,以我个人的立场。”


我喊住了他。或许是意识到了什么,青年的眸中隐约闪过一丝不快,转瞬即逝。


接下来的话题确实可能引起他的不适。但我努力地缓解着连空气都快停滞的僵硬氛围,试图担负起明朗气氛制造者的职责。


“横光君是菊池先生最信任的弟子,可以这么说吧?”


青年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没有开口。


“那么,关于菊池先生正在参与的「那件事」,横光君知道多少?”


冰冷的视线再度刺了过来,同时夹杂着几分讥讽。


“这么渴求答案,就亲自去问他本人吧。”


不愧是菊池先生那位性情乖僻的弟子。年轻的天才在受到上位者器重的同时,随之而来的亦有议论和指责,其中不乏批评他的魔术过于重视外在形式,华而不实。而反抗着守旧势力的青年却依然执着地探索着自己的道路,大概正是这份藏在他古怪性格下的热情感染了菊池先生。


不过,比起这些传言,现在的我更关心菊池先生正在暗处谋划的那件事。


正当我准备换个角度抛出问题时,绣着华丽花纹的羽织下摆跳进了视线。


“纵然是能让师者推心置腹的弟子,也没有逾越界线的权力,”曾经出现在夏目先生办公室里的金发男人,在临近黄昏的走廊上浮出了身形。男人站在明暗交织的光影里,凛然的身姿仿佛切割了昼夜。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感到了不可违逆的威严。或许比起夏目先生,他才是真正的「君主」——在被男人注视的瞬间,我产生了这个荒诞的想法。


“我是法政科的尾崎红叶,这样就补完自我介绍了,”尾崎先生说着,将视线转向一旁沉默不语的青年。“你也不知道自己的师父正在筹划些什么,是吧?”


横光点了点头,“我没兴趣知道。权力倾轧、派阀斗争那些东西怎样都好,与我无关。”


“是吗,菊池宽真是收了个有趣的徒弟。”收起打趣般的语气,尾崎先生朝向我,严肃而直白地说:“收集情报的游戏就到此为止。时钟塔所做的一切,无非是为了获取圣杯战争的胜利,击溃想要毁灭魔术协会的敌人。身为参战御主,请集中精力备战,不要被学院里的风言风语影响。”


明确利落的警告。如果我再多打探一句,会被剥夺御主资格也说不定。


望着尾崎先生远去的背影,我有些脱力地倚在了墙壁上。果然,这场尚未开幕的战争有着更多不为人知的内幕,甚至需要法政科出面来压下风声。而我的调查,还没展开就彻底地失败了,要如何进行后面的行动……


从数分钟前就静立不动的青年突然抬起了头,那双眸子直直地盯着我。


然后,他像下定决心般地向前一步,猛地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我知道老师正在谋划的那件事。”


“被指定封印在「桥底」的那位,有着‘魔眼’的魔术师……就要醒来了。”


我听见了自己倒吸冷气的声音,还有骤然加快的心跳。







幕间 时钟塔桥底



“差不多该把你唤醒了。”


“钟声敲响,美梦结束,狩猎的战场已经燃起烽火。”


“我以秘仪裁示局的命令,解除禁锢着你的封印指定。”


黑暗中,那双野兽般的瞳眸燃烧起熊熊火光。他站起身,嘴角浮现出混含着轻蔑的冷笑。





<TBC>



目前公开的红方御主情报


设定上的bug挺多的,当个爽文看就好,不要细究2333333

评论(5)
热度(25)

© A氏的河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