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头像一起睡觉

【叶黄】拙劣的乌托邦政策01~03

在这个没有新产出的日子里我丧心病狂地拿以前的文来填充lof了啊哈哈哈哈【。】被自己的机智感动cry。


不打tag的练笔系列XDDDDD



*拙劣的乌托邦政策 

 

*未来世界AU设定

 

*叶黄,前期大概有一点喻黄,清水,其余未定

 

*死亡设定有

 

*OOC慎入

 

*废柴作者想讲述一个毁灭伊甸园的故事【【笑

 

 

Chapter.01.

 

黄少天又翘课了。四月的明媚苍穹透过巨大的电子玻璃罩投影在少年的瞳眸中,少年坐在学园角落的老树下出神地仰首看着被隔绝的天空。

 

“嗯……果然还是想出去转转啊。”随意地伸了个懒腰而后从材质柔软的无机草丛中站起,黄少天躲在老树后鬼鬼祟祟地环视了一圈,确定附近没有自暴型机器人后才小心翼翼地抱着粗壮的树干顺势翻到学园密不透风的后墙上,几乎是与此同时另一个透明的人影闪现在他面前,刚好拦住了黄少天的去路。

 

“小鬼早安啊,开学第一天就想玩这么刺激的活动真是。”叶修懒洋洋地打着呵欠,一堆乱码般的数据出现在他的脚边,一看就是没睡好而被强制唤醒执行工作。“啧叶不修你行不行啊连裤子都穿反了简直哈哈哈哈哈还没睡醒就一边呆着去看小爷我帅气的翻个墙哎呦卧槽叶不修个老不要脸的快放我下来!!!”

 

叶修揉了揉惺忪睡眼,一把提着黄少天的后颈就势把人扔下了墙头。撞到学园后墙的黄少天吃痛地趴在地上龇牙咧嘴一副誓要和叶修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不禁把对方逗笑了,撑开千机伞轻松跃下高墙的叶修蹲在他面前不假思索地开始放嘲讽:“刚才是谁说要给我看看翻墙的英姿啊,摔得痛吗黄少烦同学有没有伤到腰啊晚上还能和文州啪啪啪到通宵吗?”

 

黄少天没有答话,一是被对方极度不要脸的没下限深深震惊了,二是腰上传来的阵阵刺骨痛感让他不得不暂时闭上嘴巴。“嘶……老叶你……鬼才和文州是那种关系啊老子是直的再胡扯就……卧槽好痛看小爷一冰雨戳死你!”

 

“嘛别挣扎了,总之这样的话你就会好好听课吧,看来今天一天的麻烦都解决了,最后奉劝你别再想着逃课了,这学期的机械课再不及格的话就算我是大神也救不了你了。”叶修不知道从哪摸出两团棉花往耳朵里一挂,然后就优哉游哉地维持着四处看风景的姿势把黄少天倒着扔进了一楼的教室,期间传来钢板和强化玻璃破碎的声音若干,当然也夹杂着黄少天凄惨的叫骂声。当然这些都被叶修手动屏蔽了,没睡好的人工AI化成一滩深绿色的数据消失在碧空之下,连同那把诡异的千机伞一起匿得无影无踪。

 

 

*

 

“黄少你脸色不对啊,昨晚没睡好吗?”

 

“怕是最近桃运太盛哈哈哈咱班想嫁黄少的妹子都排三条街了吧。”

 

“诶既然如此请黄少收下我的安利吧!!包治百病万金油一片效果立显两片包你肾脏年轻活力三片全家平安……”

 

“……”被围观的当事人面无表情地坐在人群中,右手的冰雨(其实只是一支原子笔)隐隐有被捏碎的迹象。“你们吵够了没小爷我肾脏好的狠看我今晚不干死那个叶不修……”

 

方才吵闹的人群瞬间寂静了。仿佛过了一世纪之久,人群中唯一的正太卢瀚文用颤抖的声音嗫嚅道:“黄少……”

 

“干嘛?小爷我正不爽呢别来没事找事。”

 

“你不会……看了沐橙姐和云秀姐她们上次出的本子吧……像是<天降AI><桃色的跨种族恋情>这种……”小正太一脸不忍直视地挪开了视线。

 

“……卧槽苏沐橙你都给我弟弟灌输了什么!!!!!”黄少天更加不忍直视地敲了敲卢瀚文的脑袋:“小子,听着,快把那群女人告诉你的东西全都忘掉忘掉忘掉,像洗脑一样洗脑你造吗就是bulabulabula……”

 

小正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直到快口吐白沫了才被黄少天放开,周围的同学早就作鸟兽状散了,黄少天是谁,一开起嘴炮来那就是另一个级别的毁灭性灾难了。晕头转向的小正太迷迷糊糊地往前走了几步,正巧撞在走过来的人身上,看见那人后双眼瞬间亮了起来:“文州哥哥!!!”

 

“小卢早上好,怎么少天他又欺负你啦。”喻文州笑眯眯地拍了拍卢瀚文的头,正太顿时像受了天大委屈一样扑进他的怀里不肯出来。黄少天有些心虚地“切”了一声又不由自主地为自己辩解上几句,“文州你别听他瞎扯多大点事儿啊小孩子就这么不经训。”

 

“嗯,我想想,如果是被少天训的话还不如被叶修前辈的垃圾话连到死。”喻文州一边说一边拉开抽屉,只是一天没清理的抽屉竟然掉出了小山般各种奇奇怪怪的小礼物。黄少天选择性地无视了上句话转而凑近喻文州的抽屉细细观察了起来:“哎文州你真行被这么多女生STK竟然还能忍到现在,怎么不给抽屉上个声控锁呢多么简单粗暴的方法。”

 

“别看少天嘴上这么说,其实最舍不得的就是扔掉女孩子送的礼物吧。”喻文州理了理抽屉,又把巧克力拣出来分给黄少天,被巧克力塞了满嘴的少年发出不明所以的“嗯嗯唔唔”声。“对了说起来,少天我们今年就满十八岁了呢,我大概……明年就没法和你们继续上学了。”

 

黄少天停止了咀嚼。他看着眼前的喻文州,学园的修身款制服柔和地勾勒着好看的线条,漆黑的瞳子里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依然微笑着坐在他旁边。这样的人,一年以后将会踏上和他们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未来世界的作死设定。

 

稍微有点不甘心啊,文州他本来也应该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活着的。

 

但是为了他和卢瀚文能自由随意地活着,喻文州,蓝雨财团的长子不得不舍弃某些东西,譬如日常和自由,以及作为“喻文州”而存在着。

 

“……少天?”喻文州几乎在瞬间就察觉出了他的情绪变化,“不要想多了,至少我还能以现在的身份活上一年多,这是件好事呢。”

 

“喻文州……”黄少天没有理会他那惯例性的安抚,每当提到这个话题十几岁的少年都像精分了一样变得敏感异常。“喻文州,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想统治世界吗,像苏妹子她们笔下的霸道总裁喻文州?”

 

“就算少天这样问我也……事到如今,我已经连自己的心情都不太清楚了呢。”喻文州笑的有些勉强,但仍在竭力把这个令人安心的笑容维持下去:“少天不用担心我,身为蓝雨家的长子这点重任我还是能承担的,只要少天和小卢能够活的比我自由就够了,所以……”

 

“别说了。”黄少天几乎是推开桌椅落荒而逃,距离上课还有两分钟但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在意自己那惨淡的机械科成绩了。喻文州不知道他会去哪所以也没追上去,只是坐在位置上对着面前的学生电脑操作了几下,片刻后一个红色的按钮出现在右下角。“呼叫AI叶修,少天大概又要逃课了,不过这次就别把他拎回来了,陪他说话就好,我去替他向肖时钦老师请个假就好。”

 

“文州,少天和你吵架了?”耳机里传来懒散依旧的声线,又带着一点频繁被吵醒的怨念气息。“不算吧,只是提到了点不该提的……托我的福,少天现在的心情很糟糕啊,所以拜托叶修前辈了。”

 

“这样啊,明白了,文州你也好好上课吧,那小子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神经青春期也没见过这么欠调教的。”照例是抱怨了几句却已经提着千机伞从某个不知名的空间通过建立数据连接具现化了出来,在行动力上没有任何人能比得过人工AI叶修。

 


TBC.

补个设定,这里的世界观是建立在未来,那时的XX财阀大概就有点统治世界的家族这样的感觉……【【这种十神家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所以作为统治者是要放弃很多东西的_(:з」∠)_想了很久这里应该没有科幻元素,非要说的话只有人工AI勉强算是……嗯就这样了,我会努力码字的,应该不会坑。

 

Chapter.02.

 

叶修最后是在宿舍找到黄少天的,少年裹着毯子窝在沙发里,面前摆着的电脑中传来刀光剑影震耳欲聋的噌噌声。少年双目专注地盯着屏幕,口中念念有词的技能名数以串记地往外蹦。

 

“靠黄少天你以为我很闲是不是……”一个郁闷的声音从厮杀的间隙中幽幽传出,显然是受不了黄少天的高强度操作。一边彪着手速一边聒噪地叨叨着技能名的黄少天干脆地不予理会,正打得难解难分时却见屏幕那端的公告频道里跳出来GG两个大字,再然后……那个技能的光影效果十分酷炫狂霸拽的弹药专家就以下线遁溜之大吉,徒留黄少天一个人顶着夜雨声烦的大名站在空空如也的竞技场中央刷着满屏幕的靠靠靠。

 

“被放鸽子了吧,让你一条到晚逮着人家PK。”叶修好笑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却被一连串的垃圾话回敬了过去:“靠叶修你以为我很闲是不是是不是要不是你丫老躲在那个鸟不生蛋的杂旮旯角里我至于每天找张佳乐PKPKPK哦那你现在来了正好快用小远的电脑和我PKPKPKPK……”

 

“谁要和你PKPKPK啊。”叶修像没听到一样干脆地翻了个白眼,“再说哥的散人你不是见识过了吗,强到丧心病狂的君莫笑,小朋友就这么想受虐吗果然少天你是抖M。”

 

“而且我来找你又不是为了这个。文州跟我说你有心事所以情绪不太好,结果他肯定没想到你会翘课跑到竞技场里骚扰乐乐。”老神在在地点了根烟,人工AI懒散地往电脑椅里一靠:“说吧,是不是关于文州的?”

 

黄少天往毯子里缩了缩,狐疑地打量着他,半晌才开口:“老叶你……这是要和我谈人生的节奏?”

 

“噗怎么啦,哥就不能好好开导一下思春期的小朋友吗…哎少天别扔笔筒啊我口误了是青春期青春期。”

 

“……小爷我的青春期早过了。”不甘地嘀咕着遂又小声地补上一句:“先说好,谈人生可以,但是不许嘲笑我,嘲讽也不行,对叶不修说的就是你先把你那张拉尽仇恨的嘲讽脸收起来至少让我看到点诚意。”

 

接着他就看到那张拉遍仇恨的嘲讽脸像粉末一样化为无数数据的碎片凭空消失了,现在和他对坐的是脖子以上空无一物的无头骑士叶不修。

 

“……”卧槽让你把脸收起来没让你把头收起来哦?!!!凌乱中的黄少天仿佛听到了无奈而欠扁的迷の天音:“没办法,脸这东西是天生的╮(╯▽╰)╭。”

 

好吧,惊悚就惊悚点,至少不用看到那张无论如何都没法让他开口吐露心声的脸了。黄少天酝酿了一下感情和那些不必要的废话,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老叶你猜对了,是关于文州的。我现在很担心他,或者说……”

 

“我很害怕。”少年的肩膀微微颤抖起来,但声线仍然克制着隐约的哭腔。握成拳的双手紧了又紧,似乎在逼迫自己说下去。“我很害怕,家族会对文州做什么,就是像……”

 

少年终于说不下去了,自暴自弃地往沙发里一歪,略长的刘海遮住了那双隐隐泛红的眸子。“老叶,你知道的吧,说到底文州还是和我们不同的。魏老大……就是我爸,当时不知道动了什么恻隐之心把文州从邪教组织里捡了回来,听底下的一些风声似乎是因为魏老大不想我这个真正的长子继承财团。后来文州就一直以魏老大在某个风花雪夜后的产物为名住进了我们家,我和翰文也很快接受了他。

他是个很好的人,嗯我是指性格和各方面,头脑很好也很擅长运筹帷幄,典型的玛丽苏文男主既视感。但是身体一直很差,这么多年一直受不了家族私下给他安排的工作,接收不了信息量过大的委托。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几年前跟我说过,以前他在邪教组织——打着孤儿院名义收养孩子当活体实验的地下组织里,被做过人体改造,但是失败了。嘉世财团你知道吗,就是因为到后期专门干这个被冯主席揪出来然后破产的。听说他是那组织的头儿的最后一个试验品,他们原计划把他改造成人工AI的,但是替换内部器官的时候失败了…。

文州说那时整个地下实验室都给毁的不成样子,机器崩溃的崩溃瘫痪的瘫痪,他就在还存着最后一口气的时候逃了出来。所以说白了他现在其实就是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状态,不是真正的人类却也算不上人工AI……要我说这他妈根本是胡闹,因为想创造出人工AI疯狂敛财而拿一条又一条的人命当牺牲品,眼都不眨地就能对小孩子下手,我屮艸芔茻这都是什么事啊?!!!”

 

嘶哑着声音但终于抑制不住哭腔的少年把头埋进膝盖里断断续续地抽泣起来,时间像是倒退回了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喻文州站在被闪电映成一片白夜的落地窗前用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他说:“少天,其实我是个人体改造失败的试验品。”

 

所以才会感到害怕。他不是试验品不是因为实验失败而被肆意弃置不顾的垃圾,他本该是一个完整独立的人格。已经遭受过一次梦魇般经历的人,却很可能还要遭受第二次。害怕家族对他下手,害怕他被第二次推上试验台自己却无能为力。黄少天很清楚地知道以喻文州现在的状况是绝对没办法当蓝雨财团下一任的霸道总裁,由于旧时经历而落下病根的“长子”必须经过二次改造,真正变成的人工AI才能得到家族的承认而掌权。偏偏喻文州又是那种人,为了保护他和卢瀚文什么都能干得出来的人,像是“接受二次人体改造”什么的恐怕早已列在他未来的人生清单上了。但这是他的道路,他执意要走的道路,谁都无法改变。

 

“老叶你说句话啊,从刚才起就一直沉默都不像你了…卧槽你干什么!!!”

 

一只温度偏凉的好看的手隔着茶几伸过来,帮他擦掉了眼角的生理盐水。黄少天被这温度刺激了一下猛地抬起头,只见叶修的头不知何时又回来了,好端端地架在脖子上,看到他抬头正好吞云吐雾地喷了他一脸烟灰。

 

“少天,我说啊……你根本没必要担心文州。他是个很通透的人,选择这条道路必然也是千百次权衡利弊下的结果。”

 

“就如你所说,家族对文州进行二次人体改造肯定也是迟早的事,但是彻底成为人工AI也未必是坏事,当然这是建立在改造成功的基础上。原本的人格还会得以保留,只是在很多方面会表现得不像人类,比如远远凌驾在人类之上的思考能力和工作量,吃普通食物的时候会感受不到味觉,你和他牵牵小手的时候会觉得他的体温像个死人。”叶修顶着少年几乎能杀人的凶恶眼神继续阐述下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个世界之所以会被称之为人类理想中的乌托邦,就是因为人工AI的存在。人工AI超越一切的智慧帮助人类缔造了梦想王国,不然你们这些小鬼今天享受的生活都哪来的。或许这个世界就是前人梦寐以求的未来世界,而蓝雨家作为这个世界的统治者之一,总会有人成为家族权势的牺牲者。”

 

“很不幸,喻文州被选中了,就是这样而已。”

 

“啧……老叶你还不如不安慰我,这么一说总觉得文州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一样。”黄少天好不容易从烟雾攻势里逃脱出来,憋了满肚子的火就准备呛回去。这时宿舍的门铃突然哔哔哔哔地狂暴响起,于是他只能踢踏着拖鞋向门口跑去,在看清门口来人的那一刻听到了叶修漫不经心的补刀:“对了,包括现在来找你的那位,也是经历过人体改造的AI,所以幸运值才会低的不像人类吧。”

 

门开了。一个浑身炭黑的像是从非洲战场上生还的人,看见叶修就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东西扔了过去,顺带附加暴躁的语音攻击:“叶不修你妹谁幸运值低的不像人类不就是做个高危试验不小心炸了实验室吗这种事情老子都经历过多少次了!!!!!”

 

“噗,”从刚才起就被阿卡林的黄少天非常没有关爱幸运E自觉地扶着门框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说你幸运E就是幸运E不愧是二乐快过来让幸运A+的小爷我好好疼爱一下……”

 

黑炭抹了抹脸上的粉尘,凶神恶煞的目光直接钉到了笑岔气的黄少天身上。“来啊,来战个痛啊黄少天,我今天就是来找你真人PK的,有本事别用冰雨和我大战三百回合。”

 

叶修怜悯地注视着秒秒钟转移仇恨被对方二话不说拖走的的黄少天,默默地点上了一根烟。

 

【TBC】


前方高能预警,您的好友【真诚的眼睛】已上线。


Chapter.03.


 “其实你没必要做到这一步。”满脸血污的叶修撑开千机伞,地平线尽头正被红莲业火一点点吞噬,如同初生的曙光映亮苍穹。


 


“我知道,但是……有些事情,从最开始就没有选择。”黄少天看着自己向他扬起笑颜,略显稚嫩的眉眼浸没在天边的火光中。


 


“嗯,说的也是,如果在这里停下来就不像你了。”男人对他的回答像是了然于心,只笑了笑就没再说话。他看着眼前的人逐渐变淡的身体,突然没来由地感到恐惧。他想大喊,叶不修你个混蛋说好的拯救世界呢就这样消失算是怎么回事,但是喉咙好像被扑面而来的灼热空气钳住了一般无法开口。最后他还是目送着男人的身体支离破碎,一阵热浪卷过后什么都没有了。


 


消失的很干净,干净的连一块碎片都没有留下。黄少天站在原地只觉得无法动弹,这梦他做了无数次,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熟悉的台词,熟悉到他甚至能知道叶修的下一句话,下一个动作。熟悉到……甚至知道他是怎样从自己面前化为一片虚无的。


 


梦里的叶修为什么会消失呢,好像是因为自己的某个没有余地的决定吧。黄少天模模糊糊地想着,这时床头的闹铃bibibobo地爆响了起来,适时地把他扯回了现实。黄少天头疼地拍掉了闹钟,习惯性地喊了两声叶修都没有回应,便也随着去了。室友早就梳洗完毕,这会儿正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地盯着电竞比赛的直播,看的入神了连嘴里的面包都顾不上吃。黄少天十分自觉地帮室友把牛奶瓶喝成空瓶后拍了拍室友的肩:“小蓝你看到叶修去哪了吗?”


 


“叶修前辈?六点多的时候好像就被一通电话叫走了。”浅发青年回忆着那时的情形,黄少天还在梦里流着口水睡得半死,而他的AI顾不上给睡姿奇差的主人塞好被角就拎着千机伞匆匆出了门,仿佛被那通夺命连环call弄得心有余焉。


 


“电话啊……那八成是给沐橙她们叫去帮忙了。”黄少天脑补了下一个虚胖宅男搬着成箱本子摇摇欲坠的样子莫名觉得解气,心里也不由小小的雀跃了一下。既然叶修今天不在那他翘课成功的可能性就以几何倍数增长,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来一发啊呸何不在游戏厅聚首,黄少天掏出手机啪啪啪地给平时那群有福同享有难不当的狐朋狗友群发了短信。


 


几分钟后。


“靠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黄少天瞪着正以一种奇异姿势努力翻过那道电子屏障的短发男子,“说好的张佳乐唐昊也一起去呢难不成被你吃了???”


男人以一个风骚的神走位避过迎面而来的光刃,保持着满格的HP优雅地走到黄少天身边。“谁知道呢,大概是被我真诚的眼睛帅到不敢出门了吧。”


“………………林老师他逃课!!!!”黄少天愤懑地举起手机拨通了林敬言,在男人发动高阶技能【真诚的双眼】前挂断了电话。因为男人笑的一脸小人得志,“黄少天你别忘了我是你代课老师。”


黄少天感到一口逆血堵在喉咙,登时只觉天灵盖发黑气血上涌。最重要的是,他忘了方锐身为代课老师是有自由离校的权限的,也就是说接下来这个要和他私奔到游戏厅的人将会大摇大摆地从学院正门口走出去,畅通无阻光明正大地翘掉一节早自习。


【TBC】

C3暂时就写了这么点先拿来糊墙以证明我还没忘了这坑【咦

评论
热度(3)

© A氏的河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