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头像一起睡觉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万物至理。 谨以此文献给伟大的量子力学和相对论。 01. 金碧辉煌的大厅,熙熙攘攘的人群。这里是科学界的盛会,着装正式的科学家们一改平日里不修边幅的模样,意气风发地站在属于他们的舞台上,纵情讨论着自然科学的无限未来。 然而在这幅光景下,人声鼎沸的大厅里却坐着一个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黑发青年。他疲于应付学者们的争论,疲于推辞着蜂拥而至的赞誉,疲于机械地接受一杯又一杯敬酒。比起和他人交流自己这一年份的工作成果和研究进展,他更想安静地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但是他的身份让这一切都变成了奢望。 毕竟他是如此具有革命性,以致于彻底颠覆了经典物理学的宏伟体系。他被世人景仰和畏惧,在经历了长达数年的颠沛流离后终于成为了备受瞩目的——量子力学。 现在,名为量子力学的黑发青年正坐在大厅的角落里,百无聊赖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老实说,他从心底后悔来参加这次晚宴,如果不是抱着可能会遇到某个人的想法……当年索尔维会议时那般激烈的思想碰撞已经鲜少再有,取而代之的是越发浮华欢愉的宴会。量子力学漫无目的地穿过推杯换盏的人群,就在不远处的自助取酒吧台那里,他发现了自己可能会遇到的人。 金发青年裹着件厚重繁复的礼服,长长的衣摆一直拖到华丽的地毯上。他似乎正苦恼地面对着一群学者的刁难,而从他双眉微颦的表情来看,显然是暂时落了下风。 量子力学站在原地看了会儿那个微微颤抖的背影,向来骄傲的青年此时竟显现出朦胧的醉态。想也知道那群学者的用意,把他灌醉好让他无法用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来思考。饶是如此,恐怕以那人的天才,破解掉学者们的难题也只需个把时间。心里嗤笑着学者们的愚蠢,量子力学不由感到十分无聊,他想要趁物理学家们发现他消失以前离开这里。 因此他转过身子,故作轻松地迈开步伐—— “量子力学!” 金发青年的声音突然盖过人群的嘈杂喧嚷,无比突兀地在他耳边响起。他不得不停下脚步,一时间这里成为了整个大厅的中心焦点,连为自己的新理论激动不已的科学家们都停止了议论。 因为这是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的会面,水火不容的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的会面。 相对论的金发在灯光下泛着暗昧不明的色泽,海蓝色的清浅瞳眸里隐隐有着无法言说的意味。但是量子力学在和那双蓝眸对视的瞬间就读懂了,那是相对论的请求——请求他带自己离开这里。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做出了人生中第一个无理可循的决定,一个很久之后的他依然无法理解的决定。 “失陪了,先生们,”他极其自然地牵过相对论的手,被牵着的人也很配合地显露出微醺醉意,“如你们所见,这位相对论先生似乎喝得有点多,我得保证他不会在回去的路上掉进河里。”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大笑,量子力学就在众多科学家的注目下牵着相对论头也不回地走出会场,天知道那一刻他多想拿出电子跃跹的速度瞬移回他的实验室。 现在,没有了人声喧闹的环境,一切似乎都清朗了。相对论甩开他的手,眼底的醉意一扫而空。 “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喝多了吧?也罢,本来就是演技,我不会比你更讨厌这种无趣的晚宴。”他们沿着星空下的河岸缓缓往回走,夜风温柔地拂过黑暗笼罩的大地。量子力学能感觉的出,相对论在刻意地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很成功的演技,”量子力学语调平淡地赞叹道,“至少我被骗了。” 一时无话。相对论抬眸望了望月明星稀的夜空,胸前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滞涩。“我还不想回去,”他用轻如梦呓般的声音说,“陪我多走一会吧,量子力学。” 【TBC】

评论
热度(1)

© A氏的河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