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头像一起睡觉

【光学x以太】哀悼者与亡失者



*隐CP电磁学X光学出没。


*背景设定有参考量子力学史话。





哀悼者与亡失者

1886年之后,他的天使长眠于虚幻的光镜里。


*

难得的休息日,光学和刚从实验室脱身的电磁学不期而遇。

“噢,你知道那群老头塞给我什么课题吗,”男人满脸倦容,神情恍惚,看上去像从炼狱里爬出来的恶灵。

光学及时出声阻止了他没完没了的抱怨。“但是现在,你可以去睡个好觉,把这些都抛到脑后。”他侧身回望向远方的山峦,披着曙光的晨曦温柔地笼罩在那片阴冷森寂的陵园上,恍若为沉默的灵魂带来微渺的希冀。

电磁学看着身旁人逐渐空茫的眼神,心中了然。

“或者,”他小心地修改着措辞,对光学说:“牺牲一场美梦,去拜访下我们的…老朋友?”

光学点点头,缓慢地收回视线。“我要给他买束花,还会给他念首诗,”他尽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稀松平常,但也只能用自嘲来掩盖多余的情绪。

他的天使,在天堂里,从来不缺赞美诗。


*

浩渺宇宙诞生的第五元素,圣洁而宛若天神双翼间飘零的羽毛,亚里士多德的以太轻盈地游荡在天体间。

现在,这上帝的信使,曾经把光传播到人间的天使,正无声地躺在荒草萋萋的坟地里,墓前雪白的十字架被风霜侵染的破败不堪。

他却无比真实地存在过,哪怕只是光学的幻觉和臆想。在那个波动说和微粒说混战不休,群雄迭起的十九世纪,以太走下神坛,降临在他的身边。

“混乱不会持续太久,”以太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而他则对前者回以惶惑的目光。“你就是波动说所言的'介质'?”

“我是光作为'波'的形式传播的介质。”以太对他微笑,是隐含了无数复杂情绪的浅淡笑容。“没有重量,没有摩擦力,稳定又无形,是这样不幸的介质,但波动说却需要我为他赢得战争——”

以太向他伸出手,他的身后是寒夜里静穆的教堂,支离破碎的月光把黑暗映得亮如白昼。

“来和我缔造一个新的王国,你将栖身传说。”


*

没有任何犹豫,他回握住了那只手。

从此这幻像成为了统治他一个世纪之久的神祗。


*

如同宇宙初始于奇点,当以太突然作为科学概念被引入严密的光学,此后一切有关波动说的理论和实验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映证着第五元素的不可或缺。

托马斯·杨的双缝干涉,菲涅尔的圆盘衍射和横波理论,直到,麦克斯韦永垂不朽的预言得到证实。

光是电磁波的一种。

接收器铜球上被电动势激发出的电火花,那光芒微弱而美丽。光学静静地注视着伏案疾书的赫兹,这个用实验证明了麦氏理论的天才,正忙着向全世界宣布光的真正本质。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我肯定你将报以同样的赞叹,”脑海里蓦地浮现出了以太惊讶的话语。现在波动说已经彻底赢得了所有战役,而他的功臣以太也理所当然地华服裹身,坐在经典物理学金碧辉煌的殿宇中心。

“古老的光学终于可以被完全包容于新兴的电磁学里……”

赫兹低声的喃喃自语把光学拉回了现实。纵然屋内燃着熊熊炉火,他仍感到彻骨的寒冷。他在黑夜里静默地思索着,然后冷漠又轻蔑地,识穿了以太卑劣的谎言。

以太所谓的“新王国”,不过是要他臣服于年轻气盛,与牛顿力学共同统治经典物理世界的电磁学。

他的天使逐渐离他远去——他们之间隔着华美的帷幔,壮丽雄伟的殿堂,以及他所不理解的,以太那无尽的野心。

但他无法违逆以太的意志。从神话里走出来的元素轻易就蛊惑了他的心。

况且,经典物理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


*

那是一段光荣而伟大的岁月,科学的力量仿佛已然洞悉了上帝造物的奥秘。物理学家们甚至开始有些疯狂的相信,这个世界所有的基本原理都已被发现,尽善尽美的物理学走到了自己的极限和尽头。

毫无理由地,光学却默默相信着,物理学的终焉远远未至。即使他被迫成为了电磁学的附庸,失去了从前的地位,他也依然执着地期盼着新一场革命的开幕。

只是他无法预测,那场革命的祭礼是以太的生命。


*

“好好看着你自己吧,你究竟是什么?”

少年的声线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在他意识到自己即将成为一个弑神者时,那声线里又多了一份危险的笑意。

以太平静地站在王座前,被少年的力量禁锢着,不能移动分毫。在他周围悬浮的光镜里,他清楚地看见了自己——一个模糊而失真的轮廓,像是从未存在于世间,抑或只是古老帝国孕育出的梦境。

“你究竟是什么?”少年手中的银刃闪烁着明灭的锋芒,诵诗般的语调轻柔又低缓。“一只深锁金笼的夜莺?一个自欺欺人的避世者?还是…”

冰冷的刀刃贯穿了他的身体。并不怎么疼,以太迟钝地想,他也不能看见少年精致而清冷的面容染上妖冶的殷红。

他不会流血,因而只能化为转瞬即逝的光影,在空气里慢慢地消散黯淡。

“还是一个象征伪科学的不必要存在,”他听见少年厌恶地说出他的身份,这就是最后了。

少年是革命者,亦是斩断陈旧锁链的利刃。以太在消失前的那一刻记起了这个让世界为之震颤的名字,相对论。


*

“迈克尔逊-莫雷实验,”少年归刀入鞘,向着从残垣断壁的缺口处走进宫殿的男人说到。“以太作为绝对静止的参考系,对穿越其中的光线毫无影响。这就是我亲手结束他生命的原因——存在,但绝对观测不到,等同于不存在。”

男人走过他身边,没有停下脚步,步伐沉重而坚定。

少年知道男人在寻找以太存在过的痕迹,徒劳又无望。

“再会,如你所愿,我将带来颠覆与毁灭的革命。”

少年头也不回地走出这座摇摇欲坠的残破堡垒,抬首望着黄金时代的最终遗物。晚霞如血般铺陈至无边天际,斜阳将最后一丝余晖投射在庞大帝国的废墟上。


*

“一个避世者,”他对着墓碑低语。亘古不变的风儿轻轻穿过丛林,送来遥远天堂的祝福与回音。

“你说过要为他念诗,”电磁学细细抚去墓碑上的厚重尘埃,“你知道,他不是为物理学死去的第一个人,也绝不会成为最后一个。”

“我知道,”他含糊地应着,终而释然地笑了。“他给我带来了那么多,战争与伤痛,困惑与彷徨,信仰与勇气,平和与宽慰……甚至当他消失后,也给我留下了虚无的回忆。”

“物理学还会永无止境地发展,也许有一天,你我可能会并入更加庞大的理论体系,繁杂的基本模型背后是更为简谐的真理,无论何时都不会是终点。”

所以,存留着一份属于已逝者的回忆继续前行,而不是被埋葬在对消逝荣光的叹息里,这是他们身为学科的永恒使命。





【END】












终于决定拿这篇很久以前的毒粮来填充lof……现在看起来还是写的很乱orz。

前前后后写了快半年。这半年经历了挺多,心境也有很大变化,现在对科拟的感情更认真了。过去可能还想借着官方发糖梗写点傻白甜,现在觉得科拟角色们不太适合这个…不适合纯言情向的2333。所以就有了后半篇相对沉重一点的感情基调,也是我喜欢物理这门学科的原因www。

时间跨度有点大,梗比较杂,如果看起来剪裁的很乱那就是我的错……文力和知识储备都不足QAQ。以太这个角色在物理学史上的形象一直很复杂,毕竟他曾作为光学的波动说的核心在经典物理学中占有重要地位,但他又一度变成伪科学的象征,相对论的确立带来了他的死亡。对光学而言,他始终只是一段模糊的回忆,又清晰到刻骨铭心,伴着对黄金时代的崇敬和感怀。但他终归是人们的臆想,1886年的迈克尔逊-莫雷实验是物理学史上重要的失败实验,对以太风的探测失败无异于宣判了以太的不存在。光镜是迈克尔逊-莫雷实验的隐喻,相对论说的观测不到即不存在是科学史上有名的奥卡姆剃刀理论,刀也是隐喻这个理论。

出现疏漏之处也是我的错,感谢认真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7)
热度(32)

© A氏的河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