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头像一起睡觉

关于熵的拟人人设和理科组日常



*一个关于熵的拟人人设和理科组四人的日常。


*熵妹子的人设Ver1.0


Entropy,安托比,橘红色长发的赤瞳少女,有轻度中二病,病发时喜欢对着空间里的粒子们自言自语……被热力学养大的孩子,和统计热力学是幼驯染,称呼物理为“主人”。生活规律混乱,作息颠倒,行踪诡异,经常让热力学和物理十分头疼。


*Entropy的卖萌小剧场


理科组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透过门缝依稀可以看见几个模糊不清的身影,在外人眼中完全是一幅忙碌的光景。然而,不幸的是……


“我最讨厌和你们打牌了,”生物气哼哼地看着她周围三个表情肃穆的男人,“有必要把办公桌设置成赌场吗?为了赢一次牌你们看了多少心理学著作?”


“揣摩对手的体征和心理状态,分析对手出牌的模式和概率,这是男人的艺术。”数学拢了拢指尖的扑克牌,优雅地笑了笑:“如何,这次是Full House哦?”


“世界永不可知,概率也只能是概率罢了,”物理高冷地用人生赢家的眼神睥睨着她,“第一个输的人要留下来扫办公室。”


“…………”


我真的一点也不想理这群神经病,真的。生物困顿地打了个呵欠,突然听到方才沉默已久的化学说道:“物理,你身后…是不是有人?”


“愚蠢,竟然以为分散我的注意力就能赢牌……卧槽你谁啊?!!”物理的人设短暂地OOC了片刻——他惊恐地看着藏在他座椅下的一颗红色的脑袋晃了晃,从座椅下缓缓起身,然后那颗人头,不我是说那个名字一栏打满问号的神秘NPC,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中规中矩地行了一个屈膝礼。


“初次见面,吾乃混沌之无序,亦可预测混沌之秩序……啊痛!”NPC还没自我介绍完就挨了一记,物理一脸无语地盯着她:“说人话。”


“QAQ好吧既然主人让我说人话,那就……初次见面,我是隶属热力学领域的可度量状态熵(Entropy),其实我只想来看主人是怎么输牌的…啊痛痛痛Q皿Q!!”名为“熵”的红发少女捂着被物理敲肿的头,声泪俱下地控诉道:“主人真过分,打牌不带我这不是明摆着找输吗,还是说主人其实是个抖M甘愿输给数学大魔王……”


“再多说一句就把你扫出去。”物理指了指墙角摆的乱七八糟的簸箕和扫帚,感觉自己是时候退出这场赌局了。


“安托比?”像是没感受到物理的低气压,数学笑嘻嘻地向少女招了招手。“我怎么没听说你的能力已经适用于宏观世界了,这是作弊哦。”


“什么能力?”生物并不想承认一切能让物理头疼的事物都是如此有趣,不过她还是诚实地发问了。“既然你能让你的主人通过某些手段赢牌……"


“我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能力还能被应用在牌桌上,”熵从三人手中把剩余的牌收回,重新洗牌之后打乱了原有顺序。“我既为熵,自然能量度物质系统随意或无序的状态,如同眼前被洗过的扑克牌,此时它们就处于无序状态。而我不仅能量度这副牌的无序程度,还能确定再次洗牌之后可能产生的特定结果,如此一来……”少女把牌随意抛向空中,转头对着她的主人眨了眨漂亮的眸子。“主人,以后打牌还不带我吗?”


“当然不带,”数学扛着扫帚缓缓走过来,“理科组每周神圣的博弈时间可是用来决定这周留下来扫办公室候选人的,怎么能让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熊孩子搅局呢?”


而后他保持着惯有的鬼畜笑容,将扫帚指向了少女。“自己走还是被我扫出去,二选一。”


“QAQ好过分!我走就是了!数学先生就是这样对待女孩子的吗!而且我还是被主人抓到实验室干了一天活,睡眠严重不足的女孩子!”熵一边絮絮叨叨地往门外走,一边不忘泪眼朦胧地回望着物理:“主人,我的实验报告……”


“记得明天交。”物理向她展露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颜。


熵走远了。理科组众人隐隐听见了少女的玻璃心碎掉的声音。






【END】





_(:зゝ∠)_关于熵这个概念的形象化表达有参考《万物简史》。bug肯定有,欢迎指正,不过写这个段子的出发点还是娱乐,原谅我没法像正式的考据党一样做出严肃认真的科普orz【。

来自今天也没吃药的紫云wwww

评论
热度(10)

© A氏的河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