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头像一起睡觉

黑历史存档系列




纯粹写着玩的和现实中的人物无关2333333。


*原人设来自微博,售前@中国国家地理旗舰店,博物@博物杂志,影子【影武者】@丘山志,博物君的背后灵@霖与尘,婆婆@江宁公安在线,道长@道门网-正统道教网站。还有谁来着……等出现了再补吧_(:зゝ∠)_



*文言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CP是博物×售前,不拆不逆,其余自由心证【喂



*本文原名后宫·博物志【。



山河·博物志



章壹.定风波



只道是春光恰好,莺歌燕舞间一派生气。这一年南下的不仅有寻欢作乐的浪子,风尘仆仆的羁旅者,更有悄悄混进舤舫偷渡的……妖。

“影子影子!快点!走这边…”银发男子面如冠玉,出尘不染的瞳眸嵌在精致的面容上,当得是器宇不凡的天上客。但那略显繁复的衣衫此时竟有些凌乱,男人却顾不得这些,只暗暗用气劲牵着身后的少年疾奔在人潮涌动的市井。

“呼…柳老板,慢一点……哇啊啊啊!!”少年自小便是闭足不出的书斋中人,勉强跟上男人已是吃力,更别提被男人的术法引着跌跌撞撞地挤过人群。

“我的身份已经败露,不想今晚露宿街头就放快步子。”男人轻盈的身姿飘忽不定地穿行着,时而闪现出一串凝结的残影。待到少年重又跑到他身边,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现在呢,要想避免露宿街头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把影子你卖给……”

说罢他指了指身后被他们甩出一条街的挥舞着各色奇怪道符的道士们,少年闻言愤怒地反抗他的监护人:“柳老板你真是越发放浪了!浪的这般无法无天,无怪坊间唤你'浪里白条'!”

“说书人口里的话你也能信?”男人嗤笑一声,捋了捋及肩的银色长发。“浪乃吾之本色,若是失了这本色,柳白猿就不复存在。”

“得了吧,反正柳老板你总能找出一千种浪的理由。”少年困顿地打了个呵欠,忽见男人神色一凛,不由心生疑虑。男人复又抬手指向方才道士们的方向,只见那处已空无一人。

“呵,这又玩的什么把戏?江湖轻功也未曾见过……”男人自言自语地寻思着,唇边忽而浮起一抹可怖的笑容。

“影子啊,”男人伸出修长的一指抵在少年喉间,双眸深处兀自闪动着发现猎物时的神情。不等少年接话,他就维持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道:“我怕是被一个修为高深的老道长盯上了。”

*

二人一路插科打诨,没有所谓修仙门派的盯梢自是轻松惬意许多。眼见暮时将至,二人只得委身于一客栈,栈内灯火通明,又有好酒佳肴相伴,只觉得疲累了一天的身心都渐渐放松。

影武者用余光觑向喝的酩酊大醉的柳白猿,却见那银发间竟隐隐露出一对毛茸茸的兽耳……

实在糟糕至极。


“以柳老板的心性,喝成原形毕露未免也太过蹊跷…”影武者嘀咕着,他可不想次日和一个失忆的醉鬼讨论醉酒后的作为。


夜暨深,熄了那盏烛台,混含着酒精与睡眠因子的空气静静弥散在房间里。柳白猿早已深深睡去,影武者却半梦半醒地假寐着,未敢放任思绪游离。


“要提防歹人尾随,”强撑困意的影武者模模糊糊地想,“柳老板这大大咧咧的的妖…”


饶是如此,夜晚依旧安静的出奇。只是到了下半夜,隔壁突兀地响起一阵窸窣。起初那声音极小,似蚕吃桑叶的沙沙声,复又变得沉重而沙哑,像是在蛛网中垂死挣扎的虫豸。


影武者的困意终于完全消散了,被隔壁沉闷的的响声弄得百爪挠心,悄悄起身挪到了门口。不料黑暗中却亮起两只异瞳,刚才还睡的不省人事的柳白猿这会儿正精神奕奕地注视着他,红的那只瞳妖冶的像是曼珠沙华凝成的血。


“我与你同去,”他道,理好了衣衫,也不等影武者跟上,诡异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门后。影武者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追上了男人的步伐。


*


纵使做好了完全的心理准备,在推开隔壁廂门的那一瞬,影武者还是被深深地震惊了。


房间正中是密密麻麻的银丝,在黑夜中闪着幽微的光。那重重银丝包裹着的是一具暗棕色的蛹,如同新生儿般静静横卧在华美的银铺上。


银丝帷幔下立着一个窈窕少女,纤细的身子泛着淡淡的绿光,全身流转而出的灵气源源不断地在蛹周围结成厚厚的屏障。


黑暗的更深处——


一位与柳白猿表观年龄相仿的男子阖目静倚在木椅里,听闻不速之客闯入房间的声响,缓缓睁开了那双琥珀色的眸。


*


蛹似乎笨拙地抽动了一下,未知的新生事物,已然被孕育而出。






【TBC】








皮诶斯:这么耻的黑历史就当练笔了……博售大法好x

评论
热度(5)

© A氏的河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