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头像一起睡觉

【荷谷】猫与夜莺

*我流人设,OOC,含有对馆长的猫的盛大捏造【。


*有部分真实梗的捏他,基本上都是妄想【。



猫与夜莺



01


  作为图书馆里颇具智慧的动物,猫时常会无可避免地感到寂寞。主人埋身工作时很少会顾及到它,连食物都是司书小姐代为准备。至于日常的娱乐,除却在图书馆中闲庭信步,读些早已熟稔于心的书籍,似乎也寥寥无几。


  闲暇时,猫喜欢趴在高高的窗棂上向外张望。那花园的一草一木便映着它的瞳中,随着晶莹的眸光流转变幻。猫偶尔也期待,寂静的花园里会出现其他动物,而这份期待却在慢慢消逝。图书馆好像一个与世隔绝的结界,是炼金术师缔造的乌托邦。它是生活在理想王国中的唯一一位动物臣民,挥之不去的孤独感与它形影不离。


  然后,以某一天为契机,这样无趣的日常被改变了。寒冷的冬夜里,它听到了鸟儿的啾鸣。那歌声透过深重的夜幕,朦胧而柔和地在它耳边响起。猫支起耳朵,静静地听着。仿佛被歌声中的魔法蛊惑了一般,它跃下窗棂,循着歌声,向黑夜中走去。


*


  那是一只浅褐色的夜莺,正昂着绸缎般柔软的翎羽,于月下啼唱。冰冷的月华在金色的铁笼上流动着黯淡的光芒,猫抬首凝视着深锁金笼的夜莺,那被禁锢的笼中之物却愈发美丽。



  翌日清晨,猫按着记忆中的图景,再次寻到了夜莺。彼时鸟儿正在笼中休憩,灰白的喙搭在细软的羽毛里。猫静静地注视了一会儿,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你竟然在这里,害我和馆长找了好久…”司书小姐顺着它的目光望去,看见了那只沉睡的鸟儿。她摇了摇头,俯身抱起猫,“不可以吃哦,这是永井先生的夜莺。


永井先生…?猫抖了抖双耳,眼前浮现出有着华丽衣着和雍容谈吐的贵公子。


  “要和新伙伴好好相处,永井先生也拜托我照顾它呢。”司书小姐把它抱到温暖的室内,猫打了个呵欠,困倦地缩进了绒毯里。直至陷入梦境前的最后一刻,它还在思索着司书小姐的话语。


  永井先生,和夜莺…


*


  是相似的吗?那时看见的在笼中悲鸣的鸟儿,与自己是相似的吗?



  即使再度苏醒,也依旧存留着前世的记忆。那曾经囚禁着他的笼子,透明而无形。或许他终其一生都没有摆脱这份诅咒,生活在地狱般的人间,本就是痛苦。


  但是现在…他重又醒来,孑身一人。父权,封建道德,那些囚禁过他的东西,已经不复存在。只是,为什么在看到笼中之物时,还是会感到无可名状的悲伤?他怀着自己也无法言明的心情,把夜莺带回了图书馆。所幸馆长和司书小姐没有多说什么,大概也知道这里过于冷清。彼时司书小姐刚来到图书馆不久,每天沉迷研究,想把仰慕的文豪们早日从有魂书里提炼出来。他想起一位故友,便打趣着问司书小姐能否把这位故人请来与他作伴。司书小姐愣了片刻,再望向他时,眼中全是坚定的神色。


  “是谷崎先生吗?我、我会尽力…”



  他点点头,不再打扰这个手忙脚乱的见习学徒。


*


  那以后的很多个夜晚,猫都会跑到夜莺的笼子下,把自己藏匿进黑暗的阴影里,聆听美妙的歌声。于是司书小姐也习惯了在早晨来给鸟儿喂食的时候把酣睡的它抱回图书馆。有时候司书小姐会一路自言自语,多半是炼金术的研究有了进展,或是成功提炼出了新的文豪。猫感到从前清冷的图书馆渐渐热闹了起来,连生性孤僻的永井先生也有了趣味相仿的交谈对象。但是,那位谷崎润一郎,却迟迟没有出现。司书小姐提起这件事的语气,多少有些焦躁和不安,它便伸出爪子,想要抚平她紧蹙的眉头。



  谷崎先生一定会来的,再等一段时间…


  可惜司书小姐无法听懂它安慰的话语。


*


  这天夜里,没有传来夜莺的鸣唱。夜晚仿佛只剩下无边的沉寂,一种异样的恐惧感在猫的心底蔓延,不断啃噬着它的神经。



  它从未如此期盼过曙光。当天空蒙蒙的亮起时,猫飞快地跳出窗外,奔向熟悉的地方。


  ——那里没有夜莺。空空荡荡的金色笼子挂在屋檐下,摇摇晃晃,只剩几根飘零的尾羽。



  猫定定地望着空无一物的笼子,满心迷茫。它不知道夜莺去了哪里,不知道永井先生是不是厌倦了这可怜的玩物,不知道夜莺是否还能继续歌唱。它想从那笼中找寻一点夜莺存在过的痕迹,徒劳而无望。


  “有点晚了啊。”陌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猫戒备地转过身,却见那银发男子笑意盈盈地看着它,眉目如画。他说,我和永井老师把夜莺放走了,在图书馆附近的森林。不用担心你的音乐家,永井老师已经训练了它一段时间,现在它可以回到真正的归宿了。


  猫安心地趴在他的肩头,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困惑地咪呜两声。男人顺了顺它光亮柔软的毛皮,偏头低语道:“初次见面,我是谷崎润一郎。说到唯美主义,就是我和永井老师…记住了吗?”

02


  猫因为失去了自己的音乐家而低落了数日,这期间谷崎润一郎来看望过它几次,也同它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猫无精打采地听着,把头耷拉在爪子上,像个忧郁的沉思者。谷崎热情洋溢布道着他的美学,全然忘记了他的听众。猫在沉思之余间或听两句谷崎氏的恶魔主义,大抵是什么“一切美的都是强者”、“美只与艺术有直接关联”。


  但这样的日子没能持续太久。猫不得不振作精神,帮馆长处理日渐繁重的事务,谷崎也投身于他口中“值得重复千百次”的伟大事业,闭门不出。


  这么算起来,约莫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能和谷崎见面了,猫决定亲自去拜访这位玩伴。它礼貌地叩了叩门,试图让自己像个绅士。门开了,却是潜书归来的永井。


  “来找谷崎?”贵公子侧身为它让路,并不惊讶于它的无期而至。猫小心翼翼地挪到书房门口,探头向内张望。


  它的玩伴趴在案桌上,沉沉睡去,面上是掩不住的倦容。他的身边散落着纷繁的书稿,宛如一地霜雪。


  猫仰头看向正在整理书稿的永井,对眼前的景象有些不解。


  “看来谷崎没和你说过,他的伟大事业,就是在重译《源氏物语》,”永井荷风从纸堆里捞出一本老旧的古籍,褪色的封面上几个模糊的字迹依稀可辨。


  “哼…和你提及此事,怕也无用。若你真的对传统艺术感兴趣,不妨来欣赏我收藏的浮世绘。”


  猫用微弱的叫声来抗议人类对自己的轻视。早在司书小姐来到这里之前,它就在无聊之中读完了大半的馆藏。而人类总是倨傲于自身的智慧,自视甚高地凌驾于其他物种之上……


  “你也觉得谷崎是个麻烦的家伙吧。”永井荷风望着虚空中漂浮不定的某一点,轻声开口。猫想起了谷崎提到他所谓的美丽之物时,眼中燃烧的病态狂气的焰火,近乎癫狂的语气,无比赞同地甩了甩尾巴。


  “麻烦的家伙…啧,又无法让人放任不管。前几日被人从有碍书里架回来的时候,明明伤得不轻,还固执地拒绝修补,说什么‘要好好享用受伤之后的甜美一刻’…从肉体的痛苦中获得官能的愉悦感,已经上升到自虐行为了么?”


  猫附和着应了两声,心说谷崎先生转世之后是想成为他笔下那些跪服于美的主人公呢。


“这次也是,不眠不休地连着工作了数天,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的话…哦呀,谷崎君总算在这方面还与我有几分相像,钻研学问时倒是忘乎所以。”永井自嘲地苦笑道,复又埋身于漫天书稿。


  猫趴在书堆上思索了一会儿,愈发觉得人类着实复杂又难懂。永井先生分明是在抱怨谷崎的麻烦,又为什么要帮他整理译稿?而且谷崎身上那件和他平常的穿衣风格大相径庭的外套,怎么看都是永井先生的……


03


  “我和永井老师去约会了哦。”


  “这样的雨天,和永井老师走在东京街头,像寻宝一样地探访古迹,真是令人怀念的光景。”


  “那时候为熟悉的故土变得面目全非而感到心痛,这份心情,永井老师也一定能懂。”


  “现在却有些释然了,转世后连心境也改变了几分呢。”


  “不过…”


  “还想再去看一场人偶净琉璃啊。”


  猫停下了与鱼干的争斗,似懂非懂地转了转碧绿的眸子。


  虽然不是很明白谷崎在感慨些什么,也不懂人偶要怎么唱戏,但还是努力向永井先生传达一下谷崎想和他再次约会的意思吧。


*


  被人抱在怀里的感觉很安心。猫能听到谷崎和永井交谈的声音,能听到温柔缱绻的风,能听到从叶间洒落的蝉鸣。他们正沿着长长的台阶拾级而上,云的彼端隐隐传来喧闹的乐声。


  多久没有感受过人间的夏日了呢,猫想。自它诞生以来,多数时间都是在独立于世的结界里度过的,而今外界的一切都使它感到新奇的愉悦。层叠的石阶迂回着通向山顶的神社,那里是存留着古老艺术的净土,是谷崎所说的“灵魂的故园”。


*


  猫是在三味弦的余韵里醒来的。初次看戏就在中途睡着,还是谷崎最喜欢的人偶净琉璃,猫有点过意不去。幸而谷崎并没在意,他像孩童般兴奋地拉着永井的手,滔滔不绝地发表戏评,眸中全是明快的色彩。永井则认真地听着,不时插几句独到的想法。在传统艺术的欣赏上,二人总是保持着高度的契合,像熟知彼此趣味的灵魂伴侣,竟连它也觉得羡慕。



  猫跟着两人走出神社,走下静默的石阶。熙攘的人声已经渐渐消融于夜色之中,只剩夏蝉的悠远绵长。




<Fin>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ww,如果有被安利到这对师徒就好了XD


最后是一些碍于文笔没法很好表达出来的东西


评论(6)
热度(13)

© A氏的河童 | Powered by LOFTER